Publication:

Oriental Daily News - 2021-04-16

Data:

528的蜡燭熄滅

龍門陣

我在2009年離開《東方日報》到丹絨馬林教書。記得初到蘇丹依德理斯教育大學,第一屆學生有超過九成家裡都有訂閱華文報並有閱讀報紙的習慣。隨后我對每一屆的新生都作同樣的調查,愕然發現相關數據逐年下跌。到我2019年離開依大時,家裡有訂報而又有閱報習慣的學生已經不到一半!華文報的前景是不能不讓人擔憂的。 社會劇變,互聯網、手機和社交媒體徹底改變了華文報的生態。新聞的更替快速,變得日漸碎片化、瑣碎化和速食化。億萬人飢不擇食地沉迷在狹隘的圖像和視 頻裡,曾經作為歷史初稿的報紙,在這末世還能承擔以史為鑒的任務嗎? 因此在課堂上暢談報業前景時,我是十分悲觀的,甚至不鼓勵學生日后步入媒體業。華文報的報份長期下跌的趨勢既成,華社自然就養不起這麼多家華文報。我當時甚至斷言,老讀者逐漸凋零的《南洋商報》和《光華日報》會是最早停刊的華文報。萬萬沒有想到第一家不再出版紙本報紙的,居然是老東家《東方日報》。 2020年新冠肺炎的肆虐徹底改變了這個世界。人性起了變化,各行各業崩塌重組,出版業更面臨滅頂之災,而紙本《東方日報》很不幸成為2021年第一個撐不下去的中文媒體。 談馬來西亞的中文報業史,不得不談到528報殤。2001年5月28日,華仁控股正式收 購了《南洋商報》和《中國報》,《星洲日報》前高層空降掌控兩家報章,形成中文報業的壟斷。《東方日報》隨后揭竿而起,像一支孤零零的蠟燭,對抗黑暗也凸顯黑暗。它在華社新聞自由受打壓的危急關頭時迎難而上,長期以弱勢之身面對逆流和打壓,卻還是倒在了528報殤20週年前夕。 我們都清楚,沒有了《東方日報》,過去二十年國家的輿論與氛圍會是多麼不一樣。紙本刊物的消亡或許是無法逆轉的趨勢,我作為一名前報人,對紙本報紙的停刊還是不免心中慼慼。除了接收《東方日報》讀者的《星洲日報》,沒有一家中文報的報人可以開心起來。 面對疫情后面目全非的世界,《東方日報》的停刊正如天真的失去和永不復返,昭示中文報業更大的破壞正在到來。

Images:

Categories:

Oriental Daily News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