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ublication:

Oriental Daily News - 2021-04-16

Data:

匆匆那年風起時

全國

陳明龍 執行編輯

那天下班的時候還早,大約晚上七八點,是倒數夜,身邊的朋友早約好了去迎接新年。我與編輯部幾位同事,卻呆在公司等待著,心情是亢奮的,也是複雜的。 老板來了,顧問來了,報館多數高層也在等著。那一天,是2002年12月31日,《東方日報》在同年9月29日創刊一天被勒令停刊后,重新印刷的日子。 十萬火急動員套報 好事從來多磨,原本以為在報紙開印后,拿一份車頭紙「骯髒版」,回家再看一遍。殊不知,工廠這時卻傳來壞消息。套報的十幾位工作人員,臨時不來了,一些負責運輸報紙送往外州的羅里,也臨時不來了。這里頭,當然是有內情的。 當時的《東方日報》是大開版,除了全國版,還有財經、地方、國際體育、生 活資訊等,各有各的封面。這些版分幾個部分先后印刷,再套在一起,才組成完整的報紙。 十萬火急,還留在報館的編輯部十來位同事,都來協助套報。套著套著,油墨沾黑了十根手指,套著套著,人越來越少,12點、3點、6點,天也漸漸發出微光時,我與最后的三五位同事,才功成身退。當年還年輕,也不知累字怎麼寫,沖個澡,又回到了報館,繼續編版工作。 往后的日子,還有許許多多風風雨雨,每當想起套報的那天,所有的坎,都咬緊牙關爬過去。有人說往事如煙,更有人說,往事,並不如煙。 啟德行集團創辦的《東方日報》,每日發行量曾經超過14萬6000份。2007年7月1日,《東方》改成小開版出版。2020年5月1日,《東方》改以精編版經營。2021年4月16日,《東方》出版后,停掉紙版印刷,轉型全面網絡化。 這些年來,重要的新聞里,我們都沒 有缺席過。我們見證了509大選首次政權交替,一馬案納吉被捕。我們梳理過朝鮮最高領導的胞兄金正男被殺的可能過程,也在馬航MH370失聯期間,用心制作每天2版的地圖,探索那消失的飛機,到底飛去了哪。 去年看到的某個片段,讓我記住了中國作家九夜茴在《匆匆那年》所寫的那句對白:「我漸漸明白了一件事,我喜歡丁香,白色的粉色的,盛開的,枯萎的,我全部都喜歡。就像我喜歡她一樣,無論她是什麼樣子,長髮短髮,是我的或不是,我全部喜歡。」 我想起最初的那份報紙,想起跟我共事十余年的同事,想起曾經,我也在等風起。所有在這一站下車的同事,再見,珍重。 18年過去,明天又是新的開始,就像18年前那台龐大的印報機器一樣,時間到了,就算臨時沒人套報,就算羅里臨時不來了,也只能繼續印刷,繼續戰斗。

Images:

Categories:

Oriental Daily News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